在哥特式幻想里长大

       朋友介绍自己去看,前几天,圣诞节,看一部小孩子片,倒是杰出得很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一部小孩子看得懂的故事,在外部的小不点儿的幻想之下,是成材,并且是成长底下的思想,宽容,自我超过。那些故事更契合未成年人看,如果少年人更原意沉浸在《暮光之城》那样的迷梦之中,那这一个故事一样不符合他们。

    那大致是一个寓言。似乎所有的寓言童话,伊索认可感,安徒生也罢,全是明智之后的成年人在经验过人生的涨跌后写下的经验和感悟,它们平日更能唤起成年人的共鸣。从孩子的角度来说,红舞鞋的故事何等的黑暗、没有期待,但好莱坞的旧时代电影《红菱艳》却用芭蕾舞舞女的人命把这一个故事讲得更阴毒和透彻。

    《暮光之城》诚如我上次说的,是一个妙龄的希望,永远年轻美观的双亲,开明轻松的家中氛围,少男少女们中最受欢迎的那个,爱情神奇地慕名而来,哥特式的条件用浓墨重彩来渲染,全力打造一个妖艳的世界,少年人只愿沉浸在这些世界里并非醒来。

    同样持有哥特式悬疑的《鬼岳母》,在一般的空想里,讲了另一个故事。那么些故事里,粗心疏忽的大人会变成爱戴讨好的伙伴,怪异的近邻会化为马戏团的班主,肥胖的老姐妹会成为苗条的歌舞女郎,荒芜的花园会变成迪斯尼这样的乐园。全体都越变越好,顺心遂意,完美无缺,唯有一个,所有人的肉眼都是钮扣做的。小女孩安心地享用着这一体,当那两枚钮扣要缝上她的眼眸时,才惊觉这一切的荒诞。

    同样是未成年的自我大旨,同样是痴心妄想完美的家中,同样是目的在于是所有人中的主演,在《暮光之城》里是把那几个梦平昔做下来,而在《鬼大妈》里,却是勇敢地打碎飘着鹅毛大寒的水晶球,挣脱少年的梦,醒来,屏弃一部分的身故,接受现实,无奈地长大。何人也不会变成何人的木偶,变成少年希望的那么,愿意与否,大家都要长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